第一章大難臨頭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細紗錦羅帳,紫檀雕花床。

郭致遠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處一古香古色的房間之中,頭被包得像個豬頭似的,劇痛不已,這是在拍古裝戲嗎?我怎么會在這里?到底發生什么事了?一連串的問題接踵而來,頭部傳來的陣陣劇痛又時刻在提醒郭致遠這絕不是在做夢,他的意識越來越清醒,開始極力回想,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而這時腦海里另外一份完全陌生的記憶也慢慢融合進來,讓郭致遠終于明白身處的狀況,自己居然是穿越了!被穿越的這具身體的主人也叫郭致遠,不過這家伙大概不是什么好鳥,滿腦子的記憶都是如何吃、喝、嫖、賭、玩,連身處的具體年代都沒有準確的信息,只知道大約是明朝萬歷年間,除此之外就知道這家伙的父親是個大官,好像還是禮部侍郎,而自己之所以出現在這里,是因為這家伙居然色膽包天去調戲順天府尹之女楚婉兒,被打成了植物人,剩下一具空殼,倒是便宜了穿越過來的自己。

郭致遠平時也很愛看網絡小說,雖然劇情通常有些狗血,漏洞百出的歷史穿越文更是讓學歷史的郭致遠吐槽不已,但用來打發時間還是不錯的,甚至遇到不如意時郭致遠也會YY一下,要是自己穿越到古代,利用現代人的優勢和知識能不能改變歷史,創下豐功偉業呢?

所以搞清楚狀況的郭致遠并沒有多驚慌,甚至有點小興奮,穿越這種小概率事件居然讓自己撞上了,看來自己運氣還不壞嘛,而且被穿越的這個家伙身世還不錯,老爹是禮部侍郎,這可是副部長級別的高官啊!那自己豈不是可以在這個時代橫著走了!

“來人啊,快伺候本少爺更衣!端兩盞魚翅來漱漱口!”郭致遠樂不可支地擺起了官衙內的譜,可叫了半天,YY中的美貌丫環并沒有出現,倒是外面傳來了劇烈的嘈雜聲,似乎發生什么大事了。

郭致遠只得自己掙扎著爬了起來,扶著床沿慢慢往外挪,還沒挪幾步,“砰!”一聲巨響,門就被一腳踹開了,幾名兇神惡煞的錦衣衛拿著繡春刀沖了進來,“給我搜!”,就開始翻箱倒柜地一頓亂搜,屋內叮啷哐啷響成一片!

我的青花古董花瓶啊!我的成化斗彩雞缸杯啊!……望著隨便一件拿到現代都能拍出幾千萬上億元天價的寶貝一件件被摔在地上成了碎片,郭致遠心里那個肉痛啊!渾然忘了眼前是兇名赫赫的錦衣衛,大吼一聲:“住手!我爹是禮部侍郎,你們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搜我的家!”。

不過他這一吼卻沒有收到“我爸是李剛”那樣的效果,那幾名錦衣衛愣了一下,繼而哈哈大笑起來:“小子,你還在做春秋大夢吧,你爹郭正域因涉妖書案已被緝拿下獄,你就等著砍頭吧!……”。

郭正域?!妖書案?!郭致遠腦袋里轟地一下炸開了,“妖書案”是轟動明朝萬歷年間的一起奇案,此案牽連之廣,影響之大,實為明朝歷代之最,不知多少人因此案受了牽連,被抄家砍頭,而郭正域正是被整得最慘的人之一。

完了,完了,這便宜老爹鐵定要倒霉了,雖然從來沒有見過這世的便宜老爹,但以后自己想在這個時代吃香喝辣可還都得仰仗著他,要是這便宜老爹倒了,自己就悲劇了!別說過花天酒地的紈绔生活,只怕小命都難保呢!自己這是什么衰命啊,好不容易穿越過來傍上一個當大官的爹,官衙內的味還沒韻到,便宜老爹就被抓了,這也太悲催了吧!

郭致遠驚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沒緩過神來,那些錦衣衛也懶得理會他,搜了一陣沒有什么發現,留下一地狼藉而去,過了好一會兒,一名憨頭憨腦的小廝才畏畏縮縮地走了進來,將郭致遠從地上扶起,苦著臉道:“少爺,老爺被錦衣衛抓走了,幾位夫人哭暈過去了,阿財他們幾個挨千刀的準備背主私逃呢,忠叔攔他們不住,你快去看看吧!……”。

樹倒猢猻散,覆巢之下無完卵,郭致遠從巨大的打擊中醒過神來,不行!老天爺既然讓自己穿越過來,自己要將命運牢牢抓在自己手里,而從穿越到這個世界起,郭致遠的命運實際上就已經和自己的這位便宜老爹綁在了一起,要保住自己的命,首先就得保住這便宜老爹的命。

想到這里郭致遠突然有了精神,用力拍了拍那小廝的肩膀道:“你很不錯!等我將我爹救出來,一定重重賞你!對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小廝用憐憫的目光望了郭致遠一眼,心說少爺一定是腦子被打壞了,連我叫什么名字都忘了,話又說回來,就算少爺腦子沒被打壞又怎么樣呢,除了吃喝玩樂他什么都不會,還能指望他做什么呢?看來郭家真是完了,自己也要早做打算才行呢!

不過生性忠厚的他還是老老實實地答道:“小的叫王喜,少爺你受了傷還是別出去了,留在房里歇息吧……”。

“不!我爹不在,我就是郭家之主!王喜,你扶我出去,我倒要看看是哪些狼心狗肺的奴才要背主私逃!”郭致遠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厲聲道。

王喜有些詫異地望了郭致遠一眼,感覺眼前的少爺突然有點不一樣了,也顧不得多想,扶著郭致遠出了房門,來到了外面的庭院,就見院內也是一片狼藉,各種物事亂七八糟地散落一地,幾名女眷正一把鼻涕一把淚地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幾名家人手足無措地站在旁邊,還有幾名賊眉鼠眼的家人手里提著包裹,正撿起地上稍微值錢的物品往包裹里塞!

見郭致遠出門也沒人理睬他,在眾人眼里他不過是個靠爹吃飯的紈绔,如今他爹倒了,他也就什么都不是了,所以眾人都當他是空氣一樣,哭的繼續哭,收拾包裹的繼續收拾包裹,甚至有幾名家人還向他投來了鄙夷的目光。

郭致遠皺了皺眉頭,突然指著那幾名手提包裹的家人厲聲呵斥道:“住手!你們想干什么?我爹還沒有死呢!而且我還在,我們郭家還沒有倒!背主私逃可是重罪,你們是想我把你們送進順天府大牢嗎?……”。

郭致遠穿越前曾當過一段時間市長秘書,后來市長因為站錯隊倒臺了,他也就跟著倒霉了,不過這擺官威唬人的功夫他倒是沒忘,這一番話說得鏗鏘有力,氣勢十足,很有點“王八氣”,可惜他此時的形象卻委實有點太挫了,頭包得像個豬頭似的,身子骨弱得風都能吹倒,讓他的“王八氣”一下子又弱了不少。

所以那幾名家人愣了一下也沒把郭致遠太當回事,帶頭的一個粗壯家丁更是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冷笑道:“呸,錦衣衛都上門抄家了,你還在我們面前擺狗屁少爺架子啊!我們在郭家做牛做馬這么多年,臨走撈點好處不應該嗎?……”。

給他這么一煽動,其他幾名家人也都跟著鼓噪起來了,這時郭致遠突然抓住包頭的白布條用力一扯,狠狠地對地上一摔,尚未完全愈合的傷口頓時裂開了,鮮血流了下來,郭致遠隨手一抹,滿臉的鮮血讓他看起來一下子多了幾分兇悍!

“大膽!背主私逃、盜竊主家財物你們還有理了!我看今天誰敢走!少爺我剝了他的皮!王喜,速去報官!”郭致遠用力甩開王喜的攙扶,隨手撿起旁邊一根木棍,指著那幾名家人厲喝道。

這下不僅那幾名家人,所有人都驚呆了,不敢置信地望著郭致遠,這還是那位只知道吃喝玩樂的少爺嗎?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有氣魄了?

郭致遠見那幾名提著包裹目瞪口呆的家人有些慫了,知道自己的話已經起到了效果,但他也知道過猶不及,真把這些家伙逼急了,要跟自己單挑就完蛋了,胡蘿卜加大棒才是最佳的馭下之道,冷哼一聲道:“還愣著干嘛?真想我把你們送進順天府大牢嗎?我爹被抓了,我們郭府更應該上下一心,同舟共濟,不能讓別人看笑話,從今以后你們每個月的例錢翻一倍,這次我可以既往不咎,再有下次,哼!……”。

這時一名老家人也站了出來,他是郭府的管家郭精忠,他算是郭府的老人了,很得郭正域信任,府中大小事務都交給他處理,郭正域出事后,他也有些慌神了,給郭致遠這么一喝才醒過神來,連忙對那些家人揮揮手喝道:“少爺的話你們沒聽見嗎?還不趕緊回房放了包袱,把院子收拾干凈!……”。

郭精忠平時在家人中還是有些威信的,那些家人這才慌亂地回房放了包裹,收拾起院子里散落的雜物來,郭致遠這才真正松了一口氣,這場小小的家宅騷動算是擺平了,但是真正的危機卻遠沒有解除,不能將郭正域解救出來,郭府終究脫不了樹倒猢猻散的命運,可要救出郭正域又談何容易呢?
幸运飞艇心得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