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惹麻煩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天妖城,鐵羽國的第二都城,建立在巨大的遠古妖族骸骨之上,其在大6上的名聲遠比大王城要響的多。

洛天也是第一次來天妖城,四輪車在遠處停下,抬頭一瞧,前方正有冗長的隊伍排隊進城。

“怎么這么多人在排隊?”端木紫問道。

“鐵羽國宣布對云山國開戰,全國都進入了戒備狀態,作為都城的天妖城必然有重兵把守,入城的人都要接受盤查,我們小心點,準備好通關文牒。”余澤解釋了一句。

好一會兒后到了城門前,抬起頭看去,天妖城巨大的石匾高高地掛在頭頂上方,巨大的城門是用遠古妖獸的背殼做成,比精鐵更加堅不可摧。

“你看見四周城墻上那些凸出來的尖塔了嗎?”張岐顯擺地沖端木紫說道,“那些是遠古妖獸的肋骨,整個天妖城呈狹長型,肋骨之間用石塊堆砌起來,而肋骨的尖端則做成了望哨。”

“哦。”端木紫冷淡的回應了一句。

城門前的守衛攔住了他們的四輪車,臉上帶著驚訝的表情,也不怪他們,這種靠雷電水晶驅動的四輪車外界沒見過也很正常。

“什么人啊?”一個守衛問話,另外幾個則繞著四輪車轉悠。

余澤拿出了通關文牒遞了過去,并說道:“我們是靈閣派來的調查團,之前已經和你們的外交官知會過了,這是通關的文牒。”

守衛看了一眼,一見還真是靈閣的人也不敢怠慢,收起了傲慢的態度,畢恭畢敬地將文牒送還,接著說道:“放行。”

兩輛四輪車就這樣開進了天妖城內,整個天妖城也展現在了眾人眼中。

如果說云山國的王城是以繁榮的不夜車著稱,那天妖城便透著一股鋼與血的味道。

鐵羽國尚武,所以國內的武人居多,就連商家做生意多多少少都要和這方面聯系上。

沒有王城那樣高大的建筑,也沒有繁華的景象,商業街上最多的是兵器店和小門派的店鋪,往往是左邊買了兵器,右邊一些小門派就來拉人入門。

賣東西的商家自然也是有的,卻并不多,更沒有像鎏裳樓或者月宮閣這樣富麗堂皇的地方。

“我看咱們就在這里下榻吧,驛站還是不要去了,住的也不舒服。”余澤決定不住驛站。

這是因為鐵羽國的驛站實在是粗糙的很,云山國的驛站往往做的和上好的酒家一般,但鐵羽國這里的驛站只有一張床,少個熱水還要自己動手,聽說,這幾年鐵羽國過度擴充軍備,對很多基礎設施的建設不聞不問,有些驛站殘破的雨天漏水,大風天凍的人直哆嗦。

進了客棧,本來是端木紫和余澤一人一間房,再開兩間小房,洛天和張岐住一間,另一間留給地字樓的延峰和夏刎住,也就是一共四間房,結果一問下來客棧只有三間房了。

“咱們店里一共只有三間房了,房間也不算大,最多能住兩個人。”掌柜的說道。

“那怎么行,我們這里有個姑娘,要不然我們換一間客棧吧。”余澤皺了皺眉頭道。

“客觀恕我直言,你們來參加選駙馬怎么還帶著個姑娘啊?”掌柜地這么一說,眾人卻都一怔。

之前就覺得天妖城似乎人不少,不僅大街小巷上都是人,而且城門口還排著長隊,要知道天妖城可不注重商業,來往的商隊比王城少的多,因此這種現象其實很反常。

“選駙馬?”

見眾人驚訝,掌柜的笑了笑道:“哎呦,我還以為諸位公子是來選駙馬的,看來是搞錯了,不過天妖城內好一些的客棧都人滿為患,我這里的三間房還是之前有人訂下后又退了,臨時多出來的,你們要是覺得有個姑娘不方便,那要不然住驛站吧。”

想想驛站艱苦的環境,眾人都沒吭聲,張岐這小子卻心思一動,說道:“不然,我和端木師妹住一間吧,中間拉個簾子,我是正人君子不會越界的。”

這世道總有些自詡正人君子實際上沒安好心的家伙,張岐這孫子瞄著端木紫就和黃鼠狼看著好吃的似的。

眾人哪個看不出他這點心思,端木紫卻搖了搖頭道:“我不愿意和你一間房。”

“那就沒法住了啊。”張岐聳了聳肩說。

洛天正坐在堂子上抽煙呢,突然看到端木紫瞧著自己,他皺了皺眉頭問道:“你看我干嘛?”

“我和你一間。”

眾人皆是一愣,張岐眼神立刻變了,盯著洛天如同看著情敵似的,要是眼神能殺人此刻的洛天怕是已經滿身窟窿。

“那只能這樣了,開房吧,掌柜的。”

進了房間,環境還可以,端木紫拉上簾子后將房間隔成兩半,累了好多天,進城之后天色就暗了,現在剛收拾好,外面已經徹底黑了。

吃過晚飯,眾人各自回房休息,張岐這孫子堵在門口還想和端木紫說上幾句話,結果被余澤一把拽回了屋。

“給老師鋪床去,快!”

張岐一走,端木紫坐在床上長出了一口氣,洛天往地上打了個地鋪,盤膝坐下后開始修煉。

薄薄的簾子雖然不透光,但端木紫始終覺得有些尷尬,過了片刻后說道:“你晚上別過來啊,不然有你好看的。”

“誰要過來。”洛天不屑地說道。

“你什么意思啊,你這話是說本姑娘的長相不足以引誘你犯罪嗎?”端木紫的話還挺奇怪,一方面警告洛天不要越界,另一方面卻又不希望自己的美貌受到質疑。

“大小姐,我可不是張岐那種三毛雞,我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只不過不至于下作到晚上對你下手,小爺我臉上沒長胡子的時候就在月宮閣喝酒了,什么風花雪月沒見過,不是說你長的不好看,而是我現在提不起那個興趣來。”洛天眼皮都不睜的回答道。

“月宮閣是什么地方啊?”

端木紫這一問把洛天逗樂了,月宮閣雖然不是大6上最好的夜場,但名氣也是不小,居然還有人不知道。

“喝酒的地方。”

“哦,那下次你也帶我去唄,一起喝酒。”端木紫興致勃勃地說。

“這個恐怕不太方便。”

“干什么,你以為我沒錢嗎,我七歲的時候就吃遍了大6上所有出名的館子,我會賴你賬?”

“不是怕你沒錢,是怕你不方便,月宮閣女孩子進去一般都不太方便。”

簾子對面突然沉默下來,洛天等了一會兒后問道:“喂,你睡著了?”

“臭流氓!”

回應他的是端木紫氣惱的回答。

翌日,吃早飯的時候張岐這廝還是盯著洛天,看他的樣子,昨晚沒安生過,黑眼圈特別明顯。

“你怎么看上去那么累?”延峰問道。

“某位老師的呼嚕和打雷一樣,要不你來試試。”張岐沒好氣地說道。

余澤自己倒是睡的挺踏實的,神清氣爽地坐了下來,一邊吃飯一邊說道:“今天我們就會進入鐵羽國王城,和他們的外交官先見一面,確定牧瑛現在的情況,大家記住了,我們的目的不是來救人的,靈閣也決不允許學員隨意干政,我們確定牧瑛的狀況后回稟靈閣,由閣主和副校長做下一步的決定。”

眾人點了點頭,洛天湊過來說道:“老師,我就不去了。”

“為什么……哦,你是被通緝的身份,進出王宮不方便,也行,那你別惹麻煩啊。”

早飯過后,洛天和眾人分開,戴上人皮面具便在天妖城中行走。

大街小巷都是穿著異國服侍的人,而且街頭巷尾都在討論選駙馬的大事。

“也不知道是哪位公主要出嫁了……”

洛天自言自語地嘀咕著。
幸运飞艇心得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