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37度冰

第七十七章:全民公敵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孤狼看著周圍,那高斯領導的反軍,正在和達烏斯的軍隊交火,整個城市廣場頓時煙霧繚繞,爆炸聲四起。

孤狼看著唐老鴨,明白了唐老鴨先前說的話,自己只是想要救贖,誰知道這高斯擺了自己一道。

在高斯做神秘人的時候,他就布置好了一切,他看到孤狼,想到的不是孤狼對他的殺父之仇,而是孤狼能為他做點什么。

高斯知道,刺殺達烏斯,沒有誰比孤狼更合適了。

現在,達烏斯已死,高斯高舉著復興和復仇的旗幟,向著H國最高的地位進發,并且勢不可擋,而現在追殺孤狼,也是勢在必得。

“孤狼,我剛才在遠程據點的地方,發現有缺口,我們完全可以從那里離開,中間是森林,過了森林,就到了H國的邊境,這達烏斯剛剛舉行內戰,定是也沒做好外交,我們只要越過邊境,高斯就奈何不了你我!”

孤狼點了點頭。

事不宜遲,兩人急忙稍作喬傳,便離開了廣場。

他們弓著腰,急忙離開,在這途中,他們碰到了一部分達烏斯的軍隊,而這些人,已經在槍口系上了H國的國旗,想必是已經開始倒戈了,準備不抵抗了。

這對孤狼來說,并不是什么好事,高斯的計劃如此順利,那么,他就有時間和機會,充分騰開手來抓自己了。

孤狼現在才明白,高斯一類的人,根本沒有正常人的情感,就是有,也是自己裝出來的。這一類人,心中有的只是自己的目的。

為達目的,無所不用其極,這是他們的人生信條。

一路逃過來,路邊的尸體不斷,而這些,都是H國的民眾,都是高斯的百姓。

孤狼現在才明白了,他對高斯父親的暗殺,只不過是被別人利用的棋子一般,就像現在他刺殺達烏斯,也只是高斯的棋子而已。

一些事情,殺手是沒辦法改變的。

孤狼和唐老鴨身上,只帶手槍,唐老鴨為了避免暴露,也扔掉了自己心愛的***,兩人跑到那路邊的時候,唐老鴨帶著孤狼進入一個水溝。

“孤狼,前面就是我剛才的掩護你的據點,那地方有一只小分隊,維護達烏斯國慶安全的地對空**,人數在一個連左右!”唐老鴨說道。

孤狼觀察了一下,確實在五百多米前,有一排地對空**,蓄勢待發的擺在支架上。

“想必現在,高斯的人已近控制了那里,我們還是繞過去,進入森林,更好一點!”

兩人順著水溝,迅速前行,繞過了那小型**基地,向著森林進發。

這H國是一個以山脈著稱的國家,首都在一平坦的平原上建立,這樣的地方在H國并不常見,兩人繞過那基地,向前進發了五公里,便看到縱橫交錯的山谷,那山谷的遠處,依稀可以看得到森林。

兩人互相看了一下對方,孤狼道:“這邊我們地形不熟悉,若是下了這山谷,如果高斯派人,那你我便是亂竄的老鼠!”

“孤狼,你可真會說笑,這會我們還有其他路可走嗎?”

孤狼笑了笑:“你我九死一生,還在乎這些,只是讓高斯這個王八蛋利用,我有點不太心甘,就這樣死了,我有點對不起自己!”

“那好辦,你帶著我出去,日后,我助你復仇!”

孤狼看著布魯斯的眼睛,他已經好久沒有感覺到這樣的真誠。

孤狼拍了一下布魯斯:

“唐老鴨,是我把你帶入這條路的!”

“什么帶不帶,當我失去女兒的時候,我萬念俱灰,一直復仇卻也沒有讓自己重新活過,而你,卻讓我有了希望!”

“希望有時候是可怕的東西!”孤狼說了一句。

“雖說可怕,但我喜歡,我喜歡,就是好東西!孤狼,我有一種直覺,殺人競賽結束后,那淘金者身邊的女孩子,就是我女兒索菲亞!”

說著,布魯斯掏出手槍上膛,一個跳躍,走向下面的山谷。

孤狼看著布魯斯的背影,那是一道希望的背影。

這個男人,雖說如此,但他從來沒有放棄過,為了自己的希望,他甘愿做任何事情,什么叫做可怕,這才叫做可怕。

但孤狼不怕,他很敬重眼前的這個男人,真誠而又勇敢,熱血卻又冷漠。

這時候,唐老鴨回過頭:

“葉隱月,你是葉隱月,并不全是孤狼,別讓孤狼的身份占據你的全部內心,你還是一個兒子!”

布魯斯說完轉過頭繼續前行,這一句話,點醒里了孤狼。

“沒錯,我還是一個兒子!”

孤狼掏出手槍,上膛后,一下子跳下那下坡,跟著布魯斯走了過去。

兩人相對一笑,來到了那山谷的低部。

那山谷兩面高卻窄,就像是一線天一樣,而下面是一條兩米多寬的小河,兩岸各有四五米的距離到山谷根部,就像是一個倒扣著的碗一般。

兩岸上,各種各樣怪的石頭,偶爾還從石頭下鉆出一條蛇來。

兩人便順著河流向前繼續前行。

突然,一陣螺旋槳的聲音響起。

“有飛機!”

孤狼說著,做了一個手勢,和唐老鴨一起靠入山谷的根部。

那直升機從頭頂飛過!

“是高斯的人追來了!”

唐老鴨說道,孤狼點了點頭。

“趕緊離開!”

“這山谷中,這直升機也奈何不了我兩!”唐老鴨是阿說道。

“不要小看,這高斯定是專門組隊對方我兩,剛才直升機有懸停的時間,估計用熱感發現了我和你,剛才的懸停有三十多秒,我感覺已經有十人的小隊從飛機上速滑下來了!”

唐老鴨一臉的驚驚訝,這些他完全沒有想到,想不到自己跟了高斯這么久,這點戰斗嗅覺都沒有。

往前走了一段時間,前面出現一個很窄的隘口,只看到孤狼迅速的從手槍中退出幾發子彈:

“我們得需要武器?”

“武器?我們不是只有這兩把破手槍嗎?”

“沒有槍沒有炮,敵人給我們造!”

這時候,只看到孤狼把三發子彈的彈頭用隨身的匕首拔出,把三個子彈的彈藥計量壓縮在一個彈殼內,找準了那窄隘口的一個縫隙放進去。

“你想把這隘口炸了?這地方全部這樣窄巴,會把我和你全活埋的。”

“就是活埋,也不能被高斯抓回去,你知道H國的絞刑嗎?會讓你痛苦的一秒鐘都不想活!”

“絞刑?”
幸运飞艇心得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