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玄子,你說這羅易揚咱們都說好的,這不是誠心要讓你難堪嗎?”黑子有些憤憤不平。

“誰知道他那根筋不合適了,讓我站在那里出盡洋相,結果他幾句話就像沒事了,可知道老高我有多丟人!”高玄此時也是十分惱火。

“會不會是當時眾人都擁戴你的緣故,讓羅易揚有所顧慮?”凌云猜測道。

“凌云說的沒錯,大概就是這個原因,羅易揚也有他的自尊,那么多人對你呼聲震天,羅易揚不多心才怪呢!”靈兒也說道。

“管那么多干嘛!以后玄部跟咱們沒關系了,反正最大的禍害楊盛行也被我們殺了,就別操那個閑心了!”夢瑤這時開口說了,還說的比較在理。

“就是,我覺得夢瑤說的沒錯,玄子,不值得生氣!”金甲也出言相勸。

“好!聽你們的。”高玄說著看了一眼夢瑤,眼神中盡顯濃濃的愛意。

夢瑤也是俏臉一紅,微微一笑。

當然這一切也同樣落入凌云眼中,酸味十足!

“玄子,我們現在去哪?”黑子問道。

“去長白嶺,墨揚的洞府,該是打造傳送陣的時候了!”高玄斷然說道。

此時已經黎明,高玄他們出了蓮花峰,就落在地面。

“我們今天就在西京放松一下,晚上再去長白嶺如何?”凌云看著高玄,征詢他的意見。

“好!吃碗西京的羊肉泡饃也不錯!”高玄此刻心情已經好了許多。

凌云她們都表示同意,靈兒不沾絲毫葷腥,但也不能掃了大家的興,眾人有說有笑,一路向西京走去。

正在這時,高玄的電話響了,一看是羅易揚打來的。

“是羅易揚的電話,接不接?”高玄問大家。

“算了,還接啥啊!以后咱們只認羅蕭,不認他!”黑子說道。

“接吧!聽聽他要說什么?”凌云笑著說道。

靈兒也點了點頭,示意高玄接聽一下。

“喂!羅處,有事嗎?”高玄的話有些生硬。

“高玄,對不住啊!讓你難堪了!”羅易揚開口說道。

“就這事啊!算了,翻篇吧!”高玄淡淡的說道。

“高玄,我想讓你們把蕭兒帶出來!”羅易揚說道。

“好!晚上我們去,送到哪里?”高玄答應了,現在楊盛行被殺了,沒什么危險了,也該是羅蕭回去上學了。

“就送到葫蘆島家里吧!謝謝你們!”

高玄聽完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高玄和靈兒他們到了西京,找了一家出名的羊肉泡饃飽餐一頓,不過靈兒沒吃,然后在西京城轉悠了半天,出了城一路向西步行而去。

到了傍晚,高玄他們走入了一片荒郊野嶺。

“玄子哥,我怎么感覺這里有股尸氣。”夢瑤說道,夢瑤自從傳承了伯的醫術,感知比別人強。

“我也察覺到了,應該是僵尸的氣息。”靈兒也開口說道。

“真的不會有僵尸出現吧!”凌云問道。

“說不定,這種地方什么可能都有。”高玄表情凝重。

“怕啥!來了我們就收拾,如今我們還怕個僵尸不成!”黑子有些說的霸氣十足。

的確,現在的高玄他們還怕個僵尸,那這一身修為就埋汰了。

天色越來越黑,尸氣也越來越重,本來是打算去長白嶺的,接了羅易揚電話,那就得先去昆山伽藍殿接上羅蕭,再送到葫蘆島,才能去長白嶺。

此時叢林之中尸氣彌漫,高玄眾人決定留下來,先將這里的尸氣搞清楚了再走。

高玄和靈兒他們神識展開,四處尋找,也沒有發現有僵尸的蹤跡。

“奇怪了,這么重的尸氣怎么找不到僵尸呢!”高玄低聲說道。

突然陰風陣陣,從四面八方涌來一股恐怖的氣息,向高玄和靈兒他們席卷而來。

“不好,這是血尸的氣息!”靈兒對眾人說完就喚出了神兵洞天。

與此同時,高玄和凌云他們也紛紛喚出各自的神兵。

六件神兵在這陰霾之地發出璀璨的光芒。

“出來吧!我們在這里等你很久了!”高玄大聲喝道!

這時只見四周樹木,狂擺不止,呼嘯的陰風揚起飛沙走石,漫天塵土。

緊接著在高玄他們不遠處形成一股強大的氣流,匯聚成龍卷風,向高玄他們席卷而來。

“破!”

靈兒大吼一聲!

洞天發出無數火舌,向龍卷風燃燒過去,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龍卷風立刻消失不見,眼前出現一個披頭散發,眼睛空洞,張著血盆大口,還露出兩顆獠牙的怪物。

“這是血尸?”夢瑤問道。

“是的,他已經有了神魂,不是單純的僵尸,小心點!”靈兒說道。

“殺!”

金甲意念操控玄奇,一道光芒如閃電一般,從空中落下,斬殺向血尸。

黑子也引動墨杖,一連揮出三道勁芒,向血尸斬殺過去。

凌云和夢瑤也動了,她們的神兵斬月和秋風一起斬殺向血尸。

“玄子,我用洞天罩住,你收了他,將其煉化!”靈兒傳音給高玄,同時意念溝通神兵洞天,幻化出一個巨大的光環,如一口大鐘向血尸籠罩而去。

高玄的神兵九斗蕩在空中,發出無數銀絲,刺向血尸,只見銀絲瞬間變為赤紅,如一根根細小的血管,能看出血液的波動,涌向九斗。

血尸雙臂揮舞,發出強大的力量想要掙脫幾件神兵的壓制,勁道與神兵之力撞擊,發出雷鳴般的聲音。

“煉化!”

高玄輕叱一聲,法力催動將血尸一點點的煉化。

血尸也同樣感受到了神兵九斗對自己的吸收煉化,發出一聲暴吼,想要掙開。

可是高玄六人合力,就算你血尸再強大,也不是六人的對手,六人如今配合的十分默契,根本不給血魔掙脫的機會。

血尸發出一聲聲哀嚎,一聲比一聲凄慘,一聲比一聲無力。

就在這時,黑子被血尸大手印擊中,發出一聲慘叫,口噴鮮血,倒飛出去,跌落在地,生死不明。

“別管黑子!壓制血尸!”

靈兒擔心眾人分心,讓血尸掙脫逃走,大聲喝道。
幸运飞艇心得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