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迅速離開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讓秦宇詫異的是滕峰竟會和這名精英弟子一起,看來,他之所以會和滕山斷絕關系怕主要是因為這精英弟子了。

凡事沒有對錯,對于滕峰毅然和滕山斷了來往,秦宇并沒有看不起或者不認同,滕峰想往上爬并沒有錯,擔心因為滕山的緣故得罪這精英弟子更沒錯了。

不過,看到那精英弟子那一刻,秦宇就知道,滕峰定有隱情,他雖警惕性強,但并非是無情無義之輩。

似乎察覺到秦宇的目光,那名精英弟子不經意的瞥了眼秦宇,在收回目光時,無意看到了秦宇身邊的滕山,似乎是感覺有些熟悉,在滕山臉上停留了下,眉頭也情不自禁的皺了起來。

許久之后,這精英弟子雙目微瞇,沿著閃爍著殺意,大步朝著滕山走來。

滕山也注意到了這精英弟子,當初,這精英弟子手持黑鞭差點將他斬殺的情景還心有余悸,此時,看到精英弟子朝自己走來,他條件反射的倒退了數步。

自從上次精木森林之后,身為六代弟子翹楚的杜塵就感覺自己的運氣差到了極點,被一個五代弟子盯上了,而那五代弟子地位不低……以至于受到了其他師兄弟的排擠,甚至大師兄對他都愛搭不理了。

而原因是那五代弟子看上的人死在了精木森林,而那人恰好不好就是派去斬殺秦宇,結果反被秦宇斬殺的那兇戾青年。

若非是大師兄平息了那五代弟子的怒火,只怕,自己都要被逐出宗門,不甘心的杜塵曾又到精木森林,幾番尋找下,找到了那兇戾青年的尸體。

而讓他驚奇的是,那青年尸體完好無損,似是突然暴斃了,杜塵驚懼之余又在精木森林外圍轉了幾遍,并沒看到秦宇的尸體,這讓杜塵懷疑秦宇是不是被兇戾青年斬殺掩埋了起來。

雖是認定秦宇已死,但總要有個替死鬼,所以,杜塵派出一名弟子先去確定秦宇死沒死,若死了,那就將滕山充當替死鬼。

但得到的結果是這兩人都從宗內消失了,無奈之下,杜塵只得將苦楚自己吞了。

若今日沒看到滕山,杜塵還真忘了這事。

走了幾步,杜塵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停頓下來,他猛地轉身,一巴掌扇向了滿臉焦慮的滕峰。

滕峰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扇飛,嘴里牙齒四濺,鮮血狂噴,落在了數丈開外,差點沒昏死過去。

“阿峰!”滕山見此急忙跑向滕峰,焦急大喊,雖然滕山怪滕峰無情無義,但看到滕峰受傷,滕山哪里能冷靜下來。

杜塵盯著被滕山扶起的滕峰,冷笑道:“我就說兩個活生生的人怎可能不見了,原來是你在騙我!”說著,杜塵緩慢走向滕峰。

當初,杜塵派出的弟子,恰好不好就是滕峰,這也是滕峰為什么會狠心和滕山斷絕關系,并且暗中要求執事阻止滕山參加考核的原因。

能在短短一年之內能從武境六重踏入天淬境三重,可見滕峰悟性非凡,但再怎么不凡,他現在也只是天淬三境,在杜塵面前如螻蟻般。

杜塵的一巴掌扇的滕峰七暈八素,右臉更是一片烏青,浮現了一個巴掌印,滕峰搖晃著腦袋強行讓自己保持清醒,看著走來的杜塵,滕峰推開了滕山,朝著杜塵爬了過去,惶恐道:“杜師兄息怒,滕峰并非有意騙你……是因為那事和他無關……”

“無關?呵呵,你去和呂坤呂師兄解釋吧!”杜塵獰笑,他要的是個替死鬼,哪會管到底和滕山有沒有關?

原本四周還有弟子看不過去,可聽到呂坤二字之后,紛紛縮了縮腦袋。

那呂坤雖不是十大弟子之一,但是僅次于十大弟子的五代翹楚,這次,向雄擠進了四代弟子之列,這呂坤很可能會因此晉升為十大弟子之列!

所以,在這個節骨眼里,誰也不會去招惹呂坤。

滕峰渾身的力氣仿佛被抽空了一般,一旦驚動了呂坤,自己怕是難以在百煉古宗立足了……

“阿峰,到底怎么了?”滕山爬到滕峰身旁,焦急道,看到滕峰這模樣,滕山只感覺心都揪了起來。

滕峰目光無神的看著滕山,苦澀搖了搖頭道:“阿山,完了,一切都完了。”

完了!最少在滕峰看來是完了,當初得出杜塵要找滕山和秦宇時,滕峰嚇了一跳,他和滕山一起長大,雖非親兄弟,但更似親兄弟,怎會愿意看到滕山涉險?

所以,滕峰不惜賄賂王執事,叮囑王執事阻撓滕山參加爭奪戰,又狠下心來和滕山斷了關系,這一切都是為了斷了滕山的念想,以防滕山成為正式弟子后被杜塵碰到。

原本,滕峰打算等時間長點,等杜塵忘記這件事后,在想辦法讓滕山成為正式弟子,卻沒想到滕山已經是正式弟子了。

這時,已經走到滕峰面前的杜塵冷聲道:“吃里扒外的東西,虧我還向大師兄舉薦你,沒想到你竟敢騙我,害我身陷水火之中!我們的賬慢慢算。”說著,杜塵一腳迅如閃電般的踢向滕峰。

身為體修,杜塵的肉身強悍無比,這一腳踢出帶著震耳欲聾般的音爆聲,可見,這一腳的力道有多猛,若滕峰承受了不死也只會剩下半條命了。

就在滕峰絕望,滕山條件反射想為滕峰抵擋之際,一道黑芒拂過。

“砰!”

“啊!”

清脆的骨骼蹦斷之聲伴隨著慘叫聲同時炸開,但慘叫之聲并非源自滕峰,而是杜塵。

身體連連倒退,最后栽倒在地的杜塵抱著右腳劇烈抽搐著,他面目猙獰的看著出現在滕峰面前的秦宇,露出了驚駭之色,當看到秦宇那冷漠的雙眸時,杜塵獰聲道:“是你!”

“滾吧!”秦宇盯著杜塵,冷漠說道,剛成為正式弟子,他也不想將事情鬧大。

而杜塵強忍著右腳斷裂之痛,盯著秦宇,臉色陰晴不定,雖是怒火滔天,但眼眸深處卻拂過了一縷驚喜和激動,這人就是那丑八怪,也就是說,那弟子是這人殺的。

本就想將責任推的一干二凈的杜塵內心狂喜起來,只要將這人交出,那呂坤日后定不會在怪罪自己。

想到此,杜塵拿出一顆丹藥吞服后,吃力的爬了起來,獰聲道:“是你,是你殺了呂坤呂師兄的記名弟子,哈哈,你完了!”說完,杜塵一瘸一拐的迅速離開。
幸运飞艇心得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