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阿爾文的儀式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安南的馬車在距離莊園還有一段路程的地方,就被子爵的人攔了下來。

唯獨只有他自己一人,被邀請進入子爵府。馬車上的其他三位玩家,都要在外面等候。

而安南與玩家們都非常平靜的接受了這個要求。

倒不是巴伯子爵想要在這種小問題上給安南找麻煩,讓安南走過去來羞辱他。

這是巴伯子爵的謹慎。

他如今已經八十多歲,無論是腦子還是身體都遠不如年輕人,即使在凳子上多坐一會就會感到非常疲勞。

他只能依靠經驗行事——歷經三代王朝、四次戰爭,以及過去數不清的權力斗爭的經驗。

是的,巴伯子爵認為自己現在已經贏了,而且是大獲全勝。

唐璜·杰蘭特,原本就應該前往北海領最為繁華的城市“羅斯堡”就任領主。這是諾亞王國的傳統——各領地的領主,通常都居住在經濟最為繁華的地區。

因為在這種地區經濟繁榮,至少也有一位銀爵士的區主教鎮守。可以有效避免噩夢和野生的超凡者干擾領主正常生活的可能。

但北海領是個例外。

北海領原本的核心城市,正是凍水港。作為羅斯堡的領主,巴伯子爵僅僅只是杰蘭特伯爵的封臣而已。

然而,隨著四十五年前發生的那件事,凍水港逐漸被封禁,整個北海領的經濟都隨之下滑,區主教也被總教區撤回。于是杰蘭特伯爵也不再派直系子嗣來遙遠的北海領。

畢竟杰蘭特伯爵是國王所信任的情報總管,輕易無法離開王都。而他們一家也被國王在距離王都很近的地方封了好幾個獵場與莊園,不希望烏鴉一家回到凍水港的意愿非常清晰。

雖然凍水港和凜冬公國中間隔著一道海,但它畢竟在地理位置上是與凜冬公國相鄰的。

國王雖然從個人情感上信任老烏鴉,但他依然要做好老烏鴉可能會背叛的準備——而最聰明的辦法,就是直接不給他背叛的機會。

不讓掌握太多秘密的杰蘭特家族回到凍水港,就可以有效避免凜冬公國那邊派探子來和他接觸。

畢竟杰蘭特伯爵有一位妻子,就是凜冬公國出身。這種提防是非常合理的。

而整個北海領也僅僅只是一個伯爵領,去掉凍水港之后收入小了很多,干脆交予老伯爵最為忠誠的追隨者,阿爾文·巴伯子爵代理管轄。

作為交換,年輕的國王也補償給了杰蘭特家族兩個王室親衛的位置。

從那之后又過了一些年歲,老伯爵壽歸正寢。

新上任的伯爵,根本無法隔著如此遠的距離,只用書信壓制住阿爾文·巴伯的行為。

畢竟巴伯子爵又沒干過什么壞事。

他只是在凍水港被封禁的前提下,將羅斯堡作為北海領的新經濟重心,重新集中整個領地的資源,專心發展內政建設;同時故意高薪從凍水港里挖走年輕人,用削弱人口的方式,不斷虛弱化凍水港的經濟。

終于……在三十八年前,北海教區的代理主教被召回,王都派來了第一位區主教。

——這意味著荒涼偏僻的北海領,已經完全恢復了完善的貿易功能。因此再度被銀爵士認證為教區。

但這次主教卻沒有前往凍水港。

而是去了羅斯堡。

這意味著,整個北海領的交通文化軍事政治,都要以羅斯堡為中心重新規劃。但是北海領最重要的城市這個名號,子爵卻聰明的碰都沒有去碰過。

這樣雖然他沒有得到名分,但在實質上已經奪得了屬于杰蘭特家族的北海領。

甚至羅斯堡的市民們,都不認為他們沒有領主。他們一直認為,巴伯子爵就是他們的領主——他們可不知道什么子爵領伯爵領的。

但巴伯子爵終究還是有個漏洞。

那就是,北海領始終還是屬于杰蘭特家族的。

這就是為什么,他在得到“唐璜·杰蘭特”即將抵達凍水港前,就要開始給他找麻煩。

——如果能殺了他,自然是最好的;就算殺不了他,也要讓他認慫。至少要讓那小家伙閉嘴,絕不能讓他前往羅斯堡,走正規的流程、將自己的領主府改建到羅斯堡。

因為安南真的可以這樣做。

這是完全符合流程和規則的!

哪怕安南的領主府還沒建起來,杰蘭特家族就沒了……但那也意味著,安南會給羅斯堡的市民們提一個醒,讓他們回憶起來一件事:

巴伯子爵的權力是偷來的。

只是他偷的太早了。他是在四十年前偷來的,那個時候他是救星,自然不會被人們苛責……而如今,這件事則早已被人們忘記。

一旦羅斯堡的人民開始懷疑巴伯子爵的威權,他的計劃便會功虧一簣。

之所以說阿爾文·巴伯已然取得勝利,就是目前唯一能影響他計劃的“唐璜·杰蘭特”,已經被他成功壓制,不敢與他作對;

他購買過黑火的證據,則已經被完全消滅——人證和物證都沒了,甚至還不是被子爵派人消除的,是被安南自己清除的;

薩爾瓦托雷擊殺了杰拉爾德之后,應該也要回一次黑塔,短時間內他也回不來。

他的孫子已經快六歲了。

再過一年……

儀式就完成了。

這是一場極為漫長而復雜、聲勢浩大、有悖人倫的延續生命的邪惡儀式:

先是讓他的兒子繼承自己的權力持續七年,然后將其謀殺;再讓他這個兒子的后代繼承同樣的權力持續七年,再將其謀殺;然后自己再繼承同樣的權力持續七年,將他這個孫子的所有后代全部謀殺——這個時候,這些后代無論有多少個,應該都是七歲。

儀式的第一個階段,會為他增加七年壽命;

第二個階段,會為他增加十四年壽命;

但儀式的第三個階段,則會將他直接殺死。

之后他就可以帶著自己的全部記憶,轉生到第三階段的其中一位七歲的孩子——也就是被他謀殺的某個重孫子身上。并且直接背負后代們的怨恨與詛咒,成為天生超凡者,起步就是青銅,風風光光重活一世。

唯一的代價,就是他會成為“天閹”。

因為這個儀式,來自于偽神“腐夫”,一位被埋骨婆婆和老祖母長期通緝的邪神。

據說他曾是一位宦官,因此他的儀式通常都與自己或他人的后代有關,而代價通常則是“和他一樣”。但那些延續生命的儀式中,有相當一部分都來自于他。

為了瞞過他人,老子爵專門讓他的第一個兒子與他的妻子生下了后代。這樣名義上,他的孫子就會被偽裝成他的第二個兒子。

然而巴伯子爵萬萬沒想到,最困難的部分已經完成了……

可如今,“相同的權力”這點卻開始不安穩了。

他必須擔心,安南可能會在馬車里面藏了黑火;或是埋伏了殺手和小偷,在他們談話的時候潛入進來,搜尋他的不利證據。

雖然巴伯子爵不知道賈斯汀的咒縛;

但賈斯汀也不知道老子爵的目的。

他只是想要安穩的再過一年零一個月而已——

然而就連這個目的,都無法達成了。

“晚上好,子爵大人。”

安南走進大廳,看向一臉震驚望著自己的巴伯子爵,嘴角漸漸上揚:

“……看來,你認識唐璜·杰蘭特呢。你是不是還認識我是誰?也對,畢竟你活的夠久了……”

如果是的話,就再好不過了——
幸运飞艇心得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