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神經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什么……那既然不是在血管?那是在哪里?能在哪里?”楊熊懵了一下,然后立刻反應過來,隨即有些不淡定,在這一刻之前,他也是以為內力是在血管里面流竄來著。

“神經!人體的生物能,最初從身體的細胞里面誕生,經過神經傳導,直至中丹田,這里是正負極交匯的磁場之一,除此之外,臍下三寸的下丹田,以及眉心所在的上丹田,都是正負交匯之處,也都是磁場所在。”陳銘激動的說道。

“磁場是什么?”楊熊到底才十二歲。

“別問我,我也不知道,鐵老給我們的資料里面提到過,我也是照著念說而已。”陳銘無奈的回道,只是這次藥浴,他會想到了資料的這段話,然后印證之后,發現這點。

“所以說,內力和這個所謂的磁場,有什么關系?”楊熊很疑惑,也很好奇。

“生物能,可以理解為一種生物電,經過神經從全身匯聚到中丹田的瞬間,因為特殊的呼吸頻率,磁場出現異變,又或者說是共振之類的,誰知道呢?”陳銘聳了聳肩,“鐵老的那些資料,我就背了一個囫圇……很多東西什么意思我都不知道……”

“所以說,結論到底是什么?”楊熊此刻的真的是好奇得要死。

“鐵老的研究方向是對的……進化的生物能,為什么會儲備在下丹田,因為中丹田的初速度太快,控制不了,只能嘗試在下丹田進行儲備。可丹田處扣除內臟血管和神經,什么都沒有,不會突然多出一個空間,給你裝填那些內力……于是我們面對一個問題——如何創造出這個空間!”陳銘認真思考著。

頓了頓,繼續說道:“首先我是否可以假設,這個空間不存在,或者不是實際存在。或者它原本已經存在,但沒辦法利用上。如果一開始不存在,那么除非我們的造物主,否則也沒辦法憑空變出一個空間出來。而若原本就是存在,那它在哪里,是什么?”

“下丹田的磁場!”楊熊似乎聽明白了。

“對,只有這個可能性!”陳銘也是有些激動,“所以‘開辟丹田’的說法不正確,準確的說應該是‘改造磁場’,說到底,就是把丹田改造成電池,而且還是蓄電池!”

“問題要怎么做?”楊熊追問道。

“通過內力!所以鐵老才說,我們目前最需要做的,就是‘馴服’這股內力!”陳銘有些激動的說道,“楊熊,你意識到了嗎?如果說丹田是磁場,那么穴位和經絡是什么?”

“以前你說過的,那個什么電路圖?”楊熊大概想起來了。

“對,應該是經過調整之后的電路圖!”陳銘很激動,“我們并非從無到有的創造出經絡,而是在原有的,錯綜復雜的神經中,構筑出簡約的電路圖。耗能更少,輸出更大,甚至,反饋到細胞,讓細胞進化。”

楊熊聞言點了點頭,既然內力是生物能躍遷的結果,那么在經絡和丹田構筑起來,能夠支撐這股內力在體內游走的情況下,那么是否可以證明,丹田,尤其是神經已經‘進化’,或者說是‘升級’了。

通過‘進化’的神經,把內力輸送到身體各處,促進全身細胞的‘升級’,就有可能!

“然而你說了半天,只是探索出了‘內力’的秘密,甚至是不是都說不準。現在的問題在于,你到底還要不要馴服內力?”楊熊無奈的看向陳銘,說了半天不干正事。

“我一直在做,我一直在做!”陳銘回答道,“呼吸頻率一直沒有改變,我雖然一直在說話,但我也在努力控制體內的內力!”

“不需要打坐,什么五氣朝元,三花聚頂?”楊熊聞言有些詫異。

“我們需要的是推動這強大的生物能進行升級,可在藥浴里面,我甚至不需要刻意卻引導,這生物能可是在自發的產生!有合適我都在想,若是不泡藥浴都能有這樣的效果就好了。一般情況下,就算豁出去,怕也只是有種隱隱約約的感覺,甚至連達到升級的標準都做不到……”陳銘抱怨道。

“實際上鐵老也說過,我們兩個的體質,還達不到那個程度。你我都很清楚,入門到現在才多久,就算多么努力修煉,體質能比得上那些,在門派里面十幾二十年,每日勤練不輟的弟子?”楊熊對此倒并不奇怪。

“所以現階段只能依靠藥浴……”陳銘也不得不承認,“或許段時間,我也還得繼續去參加實驗。否則的話,這藥浴我可沒錢經常買。”

“你能想通最好,我真擔心,你會抱怨門派沒有留下鐵老,而拒絕合作。”楊熊松了口氣,“你知道的,我不太擅長做這種復雜的思考。比起這個,我寧愿多練習幾小時的武功,畢竟這也還輕松一些。”

“其實我也并不厲害,只是我很小的時候,老村長就對我說過‘只是改變命運,不想受窮,就要好好讀書,讀很多的書’。”陳銘笑道,“我的天賦其實也不好,比不上那些優秀的學生,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我看的書,肯定比任何同齡人都多。然后不知不覺,我就比一般人,更擅長背書。”

“的確,一晚上就把鐵老的那二十來頁資料都背下來,我都服氣了。”楊熊感慨道。

“你猜猜我現在是什么感覺?”陳銘突然問了句。

“莫非是馴服了?”楊熊有些激動起來。

“沒有,我開始嘗試第二版本的吐納法。但不得不說,十多秒前,我感覺到這股內力在流經身體右側,也就是靜脈區域的時候,速度稍微慢了一些下來。第一版本僅僅慢了零點五秒,這里是一秒。真正的問題是,剎車的代價,是能量消耗更大!”陳銘回道。

“大概有多大?”楊熊追問。

“再次回到心臟這里的時候,已經氣若游絲了。”陳銘默默的感受著中丹田的變化,“它在這里重新補充了一些能量,但受限于呼吸法門,它補充并不多,也有可能是藥浴的效果在下降……它進入下丹田之后,速度又開始放慢……然后在第二輪控制之中消失……”

深呼一口氣,陳銘總結:“結論有兩個:要么就是我的體質太弱,所以無法產生足夠多的內力,并加以馴服;要么就是第二版本……依然不對,得嘗試第三版本……”

“現在嗎?”楊熊問了句。

“藥效快沒了,只能下一次再試了……”陳銘說完,起身走出浴桶之外。
幸运飞艇心得经验